欢迎访问河南永通铝业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搜索
imgboxbg

新闻中心

资讯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
/
四十年“铝”氏春秋——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

四十年“铝”氏春秋——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

  • 分类:媒体报道
  • 作者:
  • 来源:世铝网
  • 发布时间:2018-12-25 00:00
  • 访问量:

【概要描述】改革开放四十年,有色金属工业的发展风生水起、波澜壮阔。而在这史诗般的演进中,铝业的发展更是气势磅礴、充满神奇色彩:氧化铝产量增长88倍,电解铝增长122倍,铝加工材增长552倍;2017年,中国氧化铝、电解铝、铝加工材产量分别占到全球总产量的56.1%、57.2%和66.3%。铝业发展的情节跌宕起伏、异彩纷呈:有过收获丰厚利润的欣喜,也有过承受全行业亏损的痛苦;有过西进的亢奋,也有过东返的无奈;经

四十年“铝”氏春秋——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

【概要描述】改革开放四十年,有色金属工业的发展风生水起、波澜壮阔。而在这史诗般的演进中,铝业的发展更是气势磅礴、充满神奇色彩:氧化铝产量增长88倍,电解铝增长122倍,铝加工材增长552倍;2017年,中国氧化铝、电解铝、铝加工材产量分别占到全球总产量的56.1%、57.2%和66.3%。铝业发展的情节跌宕起伏、异彩纷呈:有过收获丰厚利润的欣喜,也有过承受全行业亏损的痛苦;有过西进的亢奋,也有过东返的无奈;经

  • 分类:媒体报道
  • 作者:
  • 来源:世铝网
  • 发布时间:2018-12-25 00:00
  • 访问量:
详情

  改革开放四十年,有色金属工业的发展风生水起、波澜壮阔。而在这史诗般的演进中,铝业的发展更是气势磅礴、充满神奇色彩:氧化铝产量增长88倍,电解铝增长122倍,铝加工材增长552倍;2017年,中国氧化铝、电解铝、铝加工材产量分别占到全球总产量的56.1%、57.2%和66.3%。铝业发展的情节跌宕起伏、异彩纷呈:有过收获丰厚利润的欣喜,也有过承受全行业亏损的痛苦;有过西进的亢奋,也有过东返的无奈;经历过打鸡血般的扩产运动,也经历过产能关闭的政策调控……俨然一部摄人心魄的《“铝”氏春秋》。

  贵州铝“吃蟹” 电解槽换型

  1978年,改革开放的春风吹进中国铝行业。这一年,国务院下文,批准贵州铝厂从日本轻金属公司成套引进8万吨160千安预焙电解槽技术及装备。此前,我国电解铝采用的是自焙式电解槽。自焙式电解槽不仅能耗高、劳动强度大,而且技术经济指标差、环境污染大,车间烟气弥漫,十几米外难以分辨。1978年年底,日本电解槽运进贵州铝厂,并于1981年年底部分建成投产。当时贵州铝厂的电解工谁也没有意识到,他们就这样成了中国铝工业引进成套技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我国电解铝以此为起点,从引进、消化到再创新,一步步拾级而上,登上了世界电解铝技术的巅峰,开启了世界电解铝的中国时代。

  1989年至1994年,280千安电解槽技术在郑州研究院研发成功,并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为我国电解铝工业技术赶超世界先进水平奠定了基础。

  1999年6月,由平果铝和贵阳铝镁设计研究院联合开发的320千安电解槽建成投产,一举超过当时世界最先进的300千安电解槽技术,中国电解铝技术从羡慕巴望到奋力追赶,终于实现了超车领先。2005年1月,印度巴拉特铝厂从中国引进的320千安大型电解槽25万吨电解项目正式投产,以此为标志,我国实现了由电解铝技术引进到输出的历史性跨越。

  突破300千安大关之后,我国又连破400千安、500千安、600千安三道大关,把电解铝技术不断推向世界顶峰。

  辉煌的背后是艰苦的奋斗,成功里也交织着辛酸。上世纪80年代,当时中国有色金属工业总公司派出一批铝厂厂长去某发达国家一个著名铝业公司培训学习电解铝技术,时任青铜峡铝厂厂长康义、平果铝业公司经理杨世杰也是其中的学员。当学习培训即将结束时,中国学员提出参观该公司最先进的280千安大型预焙电解槽,在极不情愿又不好拒绝的情况下,该公司将中国学员集中到一台大型天车上,在离电解槽百米远的上空观看。“你不是提出要看吗,让你看,其实什么也看不到。”后来成为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会长的康义回忆说。

  那批铝厂厂长回国后立志打破封锁、奋起直追。杨世杰成了320千安电解槽技术研发的发起人。

  郑研院破关 低品矿建功

  2008年,刚毕业的郭鑫来到郑州研究院报到,领导分派给他的工作任务是研究铝土矿资源的综合利用,主要项目是低品位铝土矿的利用。

  “从国家层面考虑,要保证我国铝工业的健康发展,必须高度重视铝土矿资源的综合利用,特别是低品位铝土矿的应用。”郭鑫一直有这样的抱负和理想。他知道,铝土矿全球富足,但中国却很缺;不仅缺,而且品位还低。世界铝协把铝硅比等于7的铝土矿界定为临界矿,铝硅比低于7被认为是没有工业开采价值的“废矿”。第一天上班一查资料,得知我国很多氧化铝厂所用的铝土矿铝硅比不仅低于7,甚至低于6。这着实让郭鑫大吃一惊。原来,中国的氧化铝是用废矿提炼的。而且他马上要着手研究的,是铝硅比低于5的低品位铝土矿的利用这一课题。

  为了更好地将专业知识与实际应用相结合,郭鑫花了很多时间学习钻研,在强化学习选矿理论知识和生产实践中,他渐渐地成为了资源综合利用研发团队的行家里手,这一干就是十年。

  不止郑州研究院在研究低品位铝土矿的利用,包括中国地质科学院矿产资源综合利用研究所在内的一批研究院所以及相关企业都在研究同样的课题。在众多像郭鑫一样的科研人员不懈努力下,中国低品位铝土矿利用研究硕果累累,所成功利用的低品位铝土矿铝硅比又接连下破5、4、3三道大关,用到了二点几,这简直令国际铝协的专家们难以置信。

  中国之所以能够用不足3%的铝土矿储量支撑着占全世界总产量56%的氧化铝生产,低品位铝土矿的利用技术居功至伟!低品位铝土矿的利用,把矿产资源利用到了极致,极大地延长了铝矿山的服务年限,站在全球的、历史的角度来看,中国低品位铝土矿的利用,是对可持续发展的伟大注解,也是对地球、对人类的杰出贡献!

  平果铝破题 氧化铝达产

  新中国的氧化铝和电解铝的建设是同时起步的。1954年,中国第一家氧化铝厂501厂、第一家电解铝厂301厂,分别在山东淄博和辽宁抚顺建成投产。由于电解铝投产、达产、达标顺利,抚顺铝厂从1955年开始,连续扩建了二期、三期、四期工程,其他电解铝厂也在全国遍地开花,发展态势如雨后春笋。

  但氧化铝前行的步子却要比电解铝蹒跚得多。山东铝厂投产之后,很长时间处于氧化铝生产工艺技术的创新、改造、磨合、优化之中,拓展缓慢,山东铝厂曾独立承担起全国电解铝企业的氧化铝供应长达12年之久,直到1965年后,才陆续在河南、贵州、山西等省份建起新的氧化铝厂。业内人士认为,是两大难点困住了氧化铝,使它不能与电解铝比翼双飞。

  第一难在生产过程难以驾驭。电解铝生产的核心设备是电解槽。在电解槽中,氧化铝溶质与冰晶石溶剂的电离包含物理过程和化学过程,但化学反应产生的混合气体通过粉尘烟气净化系统被去除,而铝离子从阴极析出集结为液态金属铝才是铝电解的“主战场”。因此,电解铝其实应该算是个物理工厂。而氧化铝的生产过程比电解铝复杂得多,涉及到苛化、蒸发、溶出、脱硅、分解等流程,多种成分的化学液体在容器、管道等“坛坛罐罐”中流转、反应,因此,氧化铝厂实质上是化学工厂。与物理工厂相比,化学工厂生产的难度显然要大得多。

  第二难在矿石独特工艺复杂。铝元素是地球上含量最多的金属元素,全世界铝土矿非常富足,但中国相对较缺,而且矿石类型独特属于一水硬铝石,禀赋差,品位低。与国外的三水软铝石相比,一水硬铝石溶出温度高、能耗高、成本高,而且难以用成熟的拜耳法技术来制取氧化铝。中国技术人员被迫开发出烧结法、混联法等“独门技艺”来生产氧化铝。这些创新技术虽然成功地从一水硬铝石中生产出了氧化铝,但成本昂贵,而且技术参数异动性强,达产难,达标更难。包括山东铝在内,5家氧化铝企业都在艰难、顽强地负重前行。

  针对这一现状,1984年春,刚刚成立一年的中国有色金属总公司提出了“优先发展铝”的方针。自此,在64种有色金属品种中,铝的发展得到了重点扶持,氧化铝则成为重中之重。1986年9月13日,国务院领导请邓小平同志听取有关国家重点建设项目定盘子汇报会,当得知平果铝项目启动资金尚无着落时,小平同志斩钉截铁地说:“广西平果铝要搞!”一年之后,广西平果铝业公司成立,中国第六家氧化铝厂一期工程在广西桂西红土地上破土动工。虽然因各种原因很快停建了,但1991年恢复建设后,平果铝就如同一颗璀璨的明珠在中国西南迅速升起。以经理杨世杰、书记李成业为首的平果铝领导班子率领5000多名员工发扬“真抓、实干、创一流”的企业精神奋力拼搏,投产两年就实现了氧化铝项目的达产达标,全行业为之一震!

  中国的氧化铝完全能够达产达标!平果铝的示范与激励效应迅速扩展,很快,之前的五家氧化铝厂也全部实现了达产达标,甚至优于设计指标。

  西南铝领飞 铝加工升级

  如果说氧化铝拼的是资源、电解铝拼的是电费,那么,铝加工拼的就是技术。新中国的铝加工几乎是在一张“白纸”上建起来的,简易的装备、落后的技术代表着那个时代中国铝加工行业的整体形象,高端铝加工材几乎全部依靠进口,而国外铝加工材先进技术拥有者对我国实行技术封锁,对涉及航空、航天及军事领域的高端铝材实行禁售,有钱也不卖给你。

  改革开放催生了中华民族的伟大觉醒。而西南铝率先醒来成为铝加工业一只早起先飞的“鸟儿”。

  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西南铝进行了大规模的改造和扩建,实施了2800毫米“1+1”热轧线的升级改造,建配了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35吨扁锭熔铸生产线、1850毫米特薄板冷轧机、1700毫米铝箔轧机、彩色涂层生产线,引领了中国铝加工技术装备发展的潮流。进入21世纪后,西南铝继续发力,又陆续建成了“1+4”2100毫米铝合金热连轧生产线、2000毫米铝合金冷连轧生产线、4300毫米厚板轧机和22万吨新熔铸、1万吨自由锻油压机等项目,进一步提升了在国家重点领域关键材料的保供能力。特别是中国首条“1+4”热连轧生产线在西南铝建成投产,拥有了我国急需的高精板带生产所需的关键设备,改变了我国铝板热轧装备落后的现状,把我国铝加工材生产水平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大大缩小了我国铝加工与发达国家之间的差距,实现了几代人的梦想,成为中国铝板带轧制史上一块重要的里程碑。此后,明泰铝业、南山集团等企业的“1+4”热连轧生产线相继建成,中国铝加工在铝轧制领域实现了弯道超车。

  持续不断的技改创新、“1+4”热连轧和冷轧项目的率先建成投产,使西南铝站到了中国铝加工行业发展的最前沿。西南铝不仅在民生领域实现了制罐料、CTP版基、预拉伸板、大型模锻件等高精尖铝加工产品的专业化生产,而且在航空、航天、高铁、深潜、国防等国家重大工程高端铝合金材料研制上打破国外垄断,提供了众多的高精尖产品。在国产大飞机C919上,西南铝提供了30个规格高强度、高韧度、耐疲劳、耐腐蚀的锻件。在载人航天工程上,西南铝继研制出“亚洲第一环”——直径3.5米的火箭锻环之后,又接连制造出直径9米级、10米级的“世界第一环”,助力我国运载火箭升空能力达到世界领先水平。西南铝还为世界最大射电望远镜“中国天眼”提供了堪称“视网膜”的全部铝合金曲面反射铝合金材料,助力“中国天眼”在遥远的宇宙深空不断收到神秘信号、不断发现新的天体。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点赞的天宫、蛟龙、天眼、悟空、墨子、大飞机等六项国之重器,项项都装配着西南铝、东轻、西北铝特制的铝合金材料。

  一雁高飞众雁追。忠旺、明泰、南山、南南、瑞闽、亚铝、兴发、凤铝、坚美、振升、闽铝等一众明星企业迅速崛起,它们星光闪耀交相辉映,把中国铝加工的星空映照得格外璀璨。

  魏桥跨界来 煤电铝显威

  在文艺复兴时代,雕塑家、科学家、诗人、哲学家、金融家、画家、建筑学家齐聚一堂,这些来自不同领域、不同科学、不同文化的人形成交集的时候,他们跨越学科和文化之间的界限,相互交流、彼此学习,产生了大量不同凡响的新想法、新理念、新成果——这就是著名的“美第奇效应”。在中国铝工业,也有一个“美第奇效应”——纺织起家的魏桥集团先是一脚跨进发电行业,然后又破空而入跨进铝行业,迅速形成前所未有的煤电铝一体化风景,而且风景这边独好!

  魏桥炼铝,当初却是出于无奈。一方面,上世纪90年代,中国电力紧缺,动不动就出现拉闸限电现象,对纺织企业的生产造成了严重的影响。另一方面,魏桥纺织需要烧锅炉为纺织生产提供蒸汽,而蒸汽用不完就白白浪费掉了。时任魏桥创业集团董事长张士平认为,必须建个自备发电厂搞热电联营,用富余的热能来发电,才能避免浪费而又能够为纺织生产提供电力保障。说干就干,张士平把这个想法很快付诸实施。1999年9月28日,魏桥第一热电厂建成投产,但第三天上午,魏桥方面就接到淄博电网通知,要求其必须从大电网中解列。考虑到孤网运行的风险,魏桥一时不敢答应解列。但县长找上门来了,对张士平说,淄博电网警告了,如果魏桥的自备电厂不解列,将对整个邹平县的用电安全构成威胁。于是,魏桥纺织硬着头皮从大电网解列,自己进行孤网运行。虽属冒险之举,但魏桥却收获了“一箭双雕”的红利,一来用蒸汽发电避免了蒸汽浪费,二来自我发电增强了供电保障。

  可是新的问题又来了:自备电供应纺织生产仍有富余,电又不像纱线那样可以放在仓库里保存,发电再多不用也是白白浪费。有人告诉张士平:电解铝用电量大且用电连续、平稳,对供电方而言是最优最好的用户。行!就干电解铝。魏桥的脚,就这样又踏进了铝行业。

  “从纺织到电厂,到印染,再到扩建电厂,最后到电解铝项目,我们就像和面一样,面多了加水,水多了加面,最后发展到现在的局面。”张士平说。

  谁知,魏桥的这一跨界,竟开创了一种全新的商业模式——煤电铝一体化运营模式,这是中铝集团很早就梦想去做而又无法做成的商业模式。18年前,中铝集团成立之初,第一任党组书记、总经理郭声琨就认为,煤电铝一体化是最具市场竞争力的运营模式,并指定规划发展部起草建设中铝自备电厂的请示公文。可等到他调到广西当了书记后又回到北京当了公安部部长,国家审批部门也从计委更名为发展改革委,这份公文还是没有批下来。而魏桥的煤电铝网一体化运营的巨大优势,有力地证明了郭声琨当初预见的准确性:当全国电解铝以超过0.4元/千瓦时的电价从大电网上购电时,魏桥自发自供电成本还不到0.2元/千瓦时,反映到电解铝生产成本里,相当于魏桥集团生产一吨铝的成本要比别人低2800元。

  利用独有的电价优势,魏桥集团在电解铝的扩张一路高歌猛进,很快坐上了世界铝业第一把交椅,鼎盛时电解铝的产量相当于世界铝业三强中铝、俄铝、美铝的总和。尽管魏桥集团是个话题型企业,说它是“发电供电的小岗村”也好、说它是“公平竞争的粉碎机”也罢,由它创立的煤电铝网一体化模式的巨大优势却是不争的事实。魏桥集团跨界竞争的“美第奇效应”成为改革开放40年来一道最为奇特的风景:能源企业(煤矿和发电厂)充分发挥自身优势大举进军铝业,而铝企业为了保命也拼命建电厂煤矿。煤电铝三大行业绞在一起的结果是彼此长得越来越像,而全国电解铝生产线自备电厂配备率也在三大行业扭打中从零猛增到77%。

  调整加调控 震荡中奋进

  改革开放40年,也是铝行业深刻变化的40年。有发展的顺风顺水和日新月异,也有三起两落的命运多舛和波折震荡,但无论怎样变化,中国铝工业在曲线图上始终保持着昂扬向上的态势、画出的是一条漂亮的增长线。

  改革开放初期,党和国家十分重视有色金属工业的发展,上世纪80年代初,党和国家领导人就提出要着手研究我国有色金属工业的发展战略,并筹划有色金属工业与钢铁工业分开另立门户,铝行业三起两落的现实剧自此开始上演。

  一起。1983年4月,经国务院批准,中国有色金属工业总公司成立。总公司成立后,提出“优先发展铝”的方针得到中央批准,中国铝工业从此步入快速发展的轨道。

  一落。1998年4月,国务院对机构进行改革,撤消了9个部委,运行了15年的中国有色金属工业总公司解散,所属企业下放地方管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报道这件事的结语是:昔日庞大的中国有色金属工业总公司最终消失在国家改革的大潮之中。听得出,播音员的声音有些低沉,充满沧桑。

  二起。1998年4月,国家组建有色金属工业局,成为国家经贸委管理的国家局,行使有色金属行业管理的职能。同时,筹建中国铜铅锌集团公司、中国铝业集团公司、中国稀有稀土集团公司三大集团公司,史称三大集团。

  二落。2000年7月,运行了仅仅11个月的中国铜铅锌集团公司、中国铝业集团公司、中国稀有稀土集团公司解散,三大集团所属企业下放地方管理。2001年2月,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局撤销,这个国家局也只运行了两年10个月。

  三起。2001年1月23日,国务院批准设立中国铝业公司,并于2月23日挂牌运行。4月10日,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由国务院批准成立并在国家民政部登记注册,开始行使行会的职责。至此,中国铝行业与中国有色金属行业风雨相伴走到现在。

  进入21世纪以来,中国铝工业进入了发展的快车道。2001年,中国电解铝产量达到358万吨,超过美国的264万吨,首次成为世界最大的原铝生产国。然而,由于电解铝投资过热,产能出现了过剩,国家开始踩下了电解铝发展的刹车。令人大感意外的是,国家宏观调控不仅没有获得电解铝投资降温的效果,反而出现了产能爆发性增长的怪象,于是国家对电解铝的宏观调控持续进行,一共进行了五轮,直到2017年第五轮宏观调控656号文件即《关于清理整顿电解铝行业违法违规项目专项行动工作方案》的实施,电解铝产能快速扩张的“脱缰野马”才被真正勒住,全年实现了对电解铝已建成违法违规产能立即关停587万吨、违法违规在建产能立即停建619万吨,共涉及关停产能1206万吨,2017年也成为中国铝工业发展史上第一次出现电解铝产能负增长的年份。

 

  四十载“铝”氏春秋,九万里风鹏正举。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新时代,中国铝工业要乘着加大改革开放的东风,借“中国梦”和“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所激活的千里奔涌、万壑归流的洪荒伟力,以五大新发展理念为指导,高质量发展铝工业,努力实现由铝工业大国向铝工业强国的伟大转变。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永通铝业网)”的文章,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愿在本网发布,请在两周内来电或来函可与本网联系。0371-64252661

销售热线

0371-64253667     64263777

0371-64257333

中国•河南省巩义市产业聚集区

 

COPYRIGHT © 2016 河南永通铝业有限公司         豫ICP备11016813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郑州        本网站支持IPV6        营业执照

COPYRIGHT © 2016 河南永通铝业有限公司 

豫ICP备11016813号  本网站支持IPV6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郑州   营业执照

 
  •  

    yongtong
  •  

    yongtong

yongtong